rss 推荐阅读 wap

浩瀚新闻网 _新闻热点事件_每日头条新闻_今日新闻

热门关键词:  as  xxx  请输入关键词  自驾游  云南
首页 浩瀚新闻 热点追踪 投资理财 休闲旅游 都市情感 财经消费 城市资讯 今日在线 商业营销 微商联盟

新一线城市“抢人”后续:能否拯救他们的教育焦虑?

发布时间:2019-07-11 07:10:23 已有: 人阅读

  她心里清楚,以北京的房价水平,她在北京买房非常困难,加之拿不到户口,以后孩子就无法参加北京中高考,而读国际学校又将是一笔不菲的费用。

  高房价、难落户让很多想要在北京、上海等一线城市安身立命的人望而却步,随着新一线城市的崛起,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具有发展潜力的新一线城市。

  一线城市的高房价、难落户等门槛的背后,其实给人们造成的最大制约之一就是教育,孩子的教育问题是家长们绝对逃不掉的一关。在选择一个城市发展的时候,人们对于教育的思考究竟是怎样的呢?

  李光是在山东读的大学,毕业后在青岛工作了一段时间,几经辗转来到北京。这期间,李光一直在思考自己以后想要定居的城市,也去很多城市“考察”过,但作为北方人,想要离家近一点,同时还需要较好的薪酬待遇满足生活,最后,李光的选择是留在北京。

  李光的妻子怀孕后,安家定居的事情不得不提上日程。李光也想过定居北京,但自己的情况与积分落户的要求相差较远,考虑到北京的房价、孩子以后上学,同时,还不想丢下在北京的工作,最后,李光选择了天津。决定之后的四五个月之内,李光就办完了买房、落户的手续。

  李光打算让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在天津上学。到时候,双方父母将会轮流在天津帮助夫妻俩看孩子,而李光夫妻两人会继续留在北京租房工作,等周末放假的时候再回天津团聚。从孩子上幼儿园开始,工作在北京,生活在天津,李光夫妇将成为京津两地之间的候鸟。而李光这样的候鸟夫妇绝对不是个例。

  许许多多在北京工作的人,因为高房价、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,想要在北京扎根无比艰难。如果只是在北京工作还好,但是要想结婚生子,孩子的教育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。在此情况下,天津便成为了很多“北漂”安家的首选之地。

  相对北京,天津不仅房价要低很多,孩子还可以享受优质教育资源,而且,至少家长一方不用放弃在北京的工作。

  据《北京人口蓝皮书》显示,2017年北京市外来人口和户籍人口均呈现下降,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首次。今年年初,猎聘网推出的《2019年人才前景趋势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过去6个季度,北京人才净流入率为-0.16%,原因是非首都功能纾解,实施人口、建设规模双控。与北京不同的是,天津一直在吸引人口。

  2018年,天津推出了“海河英才计划”吸引人才,2017年常住人口规模还是负增长的天津,在2018年终于出现了正向增长。

  老家的教育资源相对较弱,落户天津,是李光最好的选择。“无论是高校资源还是重点大学的录取率,天津是要远远好过我的老家的。”在《哪些省才是真正的高考地狱模式 ——数据量化全国31省高考难度》 报告中,国金证券首席分析师吴劲草分析,按照2017年高考数据计算,天津的985大学录取率为5.81%,为全国第一,211大学录取率为12.68%,为全国第四。李光说,天津的教育条件,也是让他坚持落户天津的原因。

  但落户天津仅仅只是一个开端,天津各区也存在教育资源不均衡、好学校名额有限等众多困境,孩子还没上幼儿园,李光已经在考虑,怎样让孩子能进入一个好的小学。

  按照李光的现状,可以预见的是,虽然双方老人可以在天津帮忙照看孩子,但无疑,接下来的几年,一家人将会奔波在京津两地。

  据领英联合人力资本管理咨询机构怡安翰威特发布的《2019人才流动与薪酬趋势报告》显示,2018年的海归人才中,杭州、成都和南京三地是近三年新一线城市中增长最快的人才引流地,其中杭州的人才净流入率高达3.9%。

  近几年,杭州的发展前景吸引越来越多的人才,同时,杭州人才引进政策力度也不断加大,比如专科及以上应届生,与杭州用人单位签订一年及以上劳动合同后,就可以申请落户。

  杭州成为增长最快的人才引流地之一的同时,王海珠一家也在今年年初举家迁到了杭州。王海珠原本已经在广州买房定居,由于丈夫的工作变动,所以来了杭州。“杭州的互联网氛围也比较浓厚,工作机会我们不太担心,倒是孩子的教育让我比较担心”。

  和大多数新一线城市类似,公立学校录取是按照一定顺序录取,杭州会根据学龄儿童户籍和家庭住宅情况,按照“住、户一致”优先原则,划分学生情况按照顺序进行录取。才搬到杭州不久,王海珠的丈夫还没有办好杭州户口,而是利用人才居住证让孩子入学,所以王海珠孩子相对那些在杭州有房有户口的孩子,在优质公立校录取上是不占有优势的。

  今年,杭州开始实施“公民同招”政策,每名儿童在公办或民办学校中只能选报一类,其中选办小学的应填报一所学校。王海珠选了民办学校这一类,但是却没有被录取。

  “我在广州有房子,有户口,就可以上家门口比较优质的公立小学,但是来杭州后,即使我们想花钱进民办,都进不去。”王海珠现在有点沮丧,“可能是因为我们盲目乐观了,孩子以前在广州,钢琴舞蹈都有学,兴趣爱好也有,各方面也都不错,本来以为能上个理想中的民办学校,结果却没有被录取。”

  如今,王海珠只能等待公办二批的录取结果。王海珠非常担心,如果孩子进不了优质公办校,会不会以后进不了好的初中,影响孩子的发展。她现在有点怀疑,年初来杭州的决定到底对不对,“是不是不应该来杭州的,或者,至少等准备的再充分一点再来杭州……”

  而除了对没能进入理想民办校比较懊恼的同时,王海珠作为杭州的“新人”,对杭州的教育培训行业也了解较少。

  “孩子在广州的时候就一直在学钢琴、舞蹈,来了这边之后,想找靠谱的机构继续学习,不要把原来的兴趣丢下,但是可能因为不太熟悉,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。”王海珠说。

  才来杭州半年,王海珠的手机里已经加了很多杭州家长群,密切关注着一切与孩子教育有关的信息。但同时,王海珠也坦言,自己并不是“虎妈”,这样做也不过是为了能够给孩子尽可能好的教育条件。

  在北京工作过一段时间,发现不适合北方的天气等环境之后,林铭便去了苏州工作。2014年,林铭在苏州的工作遭遇了一些瓶颈,方向上也有些迷茫,他转而寻得了一份在上海工作的机会。

  “当时上海的公司可以给我提供上海户口,但由于第二个宝宝要出生了,加上在上海的时间不久,对于上海的融入度不高,我也不太喜欢这个城市的氛围,后来就放弃了上海的工作和户口,回来苏州选择了创业。”在那段期间,林铭也并没有完全离开苏州,而是每周都会开车在苏州和上海之间往返,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苏州的。

  “现在回想起来,可能还是有点后悔,尤其让我觉得难受的是江苏这边教育的竞争压力非常大。从重点大学的录取率,就可以看出江苏省的高考的竞争压力了。”以2017年数据为例,江苏省985录取率仅为1.41%,211录取率仅为5.19%,在全国排名分别为第23名、第16名,都处于靠后的位置。

  尽管在苏州的风景非常好,可以游山玩水,但是一想到高考时孩子可能面临的竞争压力,林铭就会后悔当时没有再坚持一下,留在上海。

  据苏州流动人口大数据报告显示,目前在1000多万的常住人口有外来人口831.8万,其中户籍外来人口679.4万,流动外来人口152.4万,苏州外来人口及外来人口指数均列江苏第一,是江苏省第一大“移民城市”,也是全国第二大“移民城市”。

  这两年迁到苏州的人越来越多,据林铭观察,家门口一个非常普通的小学,仅仅一个年级,就招收了30个班。林铭是对教育非常关注的一类人,在从上海回到苏州后,林铭的创业方向也是互联网教育,对于整个教育行业都比较关注。林铭担心,迁入江苏的人越来越多,以后的高考压力会越来越大。

  林铭还观察到一个数据,苏州2017年参加高考的概有26000人左右,普高招生3万人左右,而初三参加中考的学生大概有6万多人,不到7万人,也就是说,基本只有不到一半的人进入了高中。

  “这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,如果按照这个比例来算的话,只有将近一半的人能进入高中,这才是让人非常担心的一件事。”

  而2019年,苏州高考报名人数为27249人,中考报名人数达77302,参加高考的学生数量相对中考而言,比例不达四成。

  林铭家里有两个孩子,如果让孩子走出国路线,家里压力可能会比较大,如果要走高考路线的话,林铭甚至想过将来让孩子到妻子的家乡南通上学,“那里的应对高考的教育,相对苏州可能还会更好一点。”

  都说成都是“一个来了不想走”的城市,不仅因为这里的环境舒适,更因为当地人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闲适。张航因为爱情来到这座城市,但面临教育问题时又有些纠结。

  张航是山西人,曾在北京工作过5年,后来和妻子一起到了成都定居。现在张航的儿子才1岁,张航就已经开始给孩子物色幼儿园。“我们这个小区附近的公立幼儿园特别少,有的还得摇号,私立的都特别贵,最便宜的也要一学期两万,还不包括伙食费。”

  张航提到一个数据,他所在的区域同一期有5000多孩子都报名了幼儿园,但是公立只招收了1200人,也就是说,剩下3800多孩子只能读私立。

  关注幼儿园的动态让张航有些头疼,因为他只想让孩子读公立园,压力不那么大,以后小学中学最好也是公办的。同时,张航关注到,附近很多正在建的小学,学位应该不会成问题,但教学质量就不清楚了,这又让他多了一些无奈。

  实际上,张航自己到成都之后心态上有了很大的改变。不在北京的环境下之后,自己也变得没有那么紧迫了,而且妻子天性乐观,所以,现在工作节奏和生活节奏都比较惬意。

  “在之前,因为农村出身,我赚了钱之后也舍不得花钱,一直攒着。但我现在接受了成都这边的一种生活方式,该吃吃该喝喝享受生活,‘很巴适’,和我之前是非常不一样的。”张航觉得自己融入了这种氛围。

  这种态度也反衬到教育上,张航觉得 “如果孩子愿意努力,什么样的学校都可以学习好,如果孩子不努力,家长是帮不了太多忙的。我和我老婆都是从农村出来的,感觉现在也还行,未来只能说事在人为,尽量给孩子提供好的条件,关键是看孩子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
  张航一开始也是想着要好好培养孩子,让孩子全方面发展,但是妻子似乎没那么在乎,因此,也就没那么紧张了。

  其实,在现阶段张航和妻子也不知道该如何去焦虑,因为他住在高新区,虽然说这里是国家级技术产业开发区,很适合工作,但是,高新区本身教育资源就有限,很多学校都是正在规划中。

  成都的高新区有点像北京大兴的亦庄,张航提到“我们这个区的好学校本身就非常少,像泡桐树小学、龙江路小学、成都市实验小学、成都师范附属小学、盐道街小学这是成都的‘五朵金花’,你看看这五所著名的小学,不是在锦江区就是在青羊区。”

  在这样的情况下,张航对孩子的要求就变成了快乐教育,“只要人正直,活得快乐就行。我不会给他强加任何附加条件。”

  但是,张航又说:“谁知道以后呢,我现在孩子才1岁,可能还没有那个份上,得一步步来吧,反正我现在就对幼儿园这个事比较在意,真是愁。”

  结语:无论是在一线,还是新一线,教育之路上,家长们大都是尽可能在为孩子提供能力范围内最好的教育条件,让孩子们过上“良性循环”的生活。教育,从来没有容易之说。

首页 | 浩瀚新闻 | 热点追踪 | 投资理财 | 休闲旅游 | 都市情感 | 财经消费 | 城市资讯 | 今日在线 | 商业营销 |免责声明

Copyright2008-2022 浩瀚新闻网 www.hnshizhiyuan.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: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

电脑版 | w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