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ss 推荐阅读 wap

浩瀚新闻网 _新闻热点事件_每日头条新闻_今日新闻

热门关键词:  自驾游  xxx  as  请输入关键词  test
首页 浩瀚新闻 热点追踪 投资理财 休闲旅游 都市情感 财经消费 城市资讯 今日在线 商业营销 微商联盟

放生活鸽子的小说家

发布时间:2020-03-26 02:47:26 已有: 人阅读

  《铁血信鸽》书里放了一张卡片,正面是一张有些灰暗的云层,乌云密布,太阳被遮住,丝丝光线从云层薄处透出来,下面是隐约可见的山川、平原和公路上的点点灯光。我猜这是鲁敏在飞机上凝望窗外时拍摄的。卡片背面写着一句话,是书中一篇小说《小流放》中的一句话:“绝不苟且,绝不合作,径直地往冷里飞,往饿里飞,往荒原和偏僻里飞,流离失所着,过上他本人、他自个儿的生活!”

  《铁血信鸽》是鲁迅文学奖得主鲁敏全新短篇小说集,收入《小流放》《铁血信鸽》《企鹅》《盘尼西林》《在地图上》《种戒指》《当我们谈起星座》《今日忌有情》等8部短篇小说。每一部短篇,文字浓淡相宜,情感不嗔不怒,但有力、有性格;它们聚集在一起,清晰地呈现出鲁敏看世界的视角,对世界的认知和观感,有一种清醒的锐利,一种冲淡的嘲讽。

  《当我们谈起星座》中的大林是位人见人爱的饭局社交家,在那些充斥着某获奖作家、领袖诗人、首席设计师、作曲家、新锐画家、资深影评人、知名编剧等各个小圈子的饭局聚会中都有他的身影,聚会中他是负责“搞气氛”的人,而他“搞气氛”的方式便是聊星座。星座是个可深可浅的万能话题,总能打破尴尬,大林用这招屡试不爽,毕竟“不谈星座别的还谈什么呢”。大林就像星座一样,是个万金油,鲁敏这段描写很是精到:“圈子里的社交感情嘛,就像我们与星座的关系,你懂的,又不可能当真疼到肉里戳进心里的,就是一种含含糊糊的场面上的热闹感觉。”有一天,大林死了,可能是抑郁症,或者是什么别的原因,众人在有一个匆忙的饭局中聊起他,才惊讶地竟连他的职业也无人说得清楚。这些“熟人”没一个搞得清楚他为什么死、也没人去真的怀念他,只是一通唏嘘后匆忙奔赴下一个饭局。鲁敏将文艺圈众生相通过大林这个人物不声不响地描绘了出来,其中充斥的荒诞、讽刺、虚伪、浮华在不经意间被掀开,再迅速盖上,这就是作家的力道——没有庖丁解牛似的谆谆教诲,只是恰到好处挤进那么一点不适感。红酒、晚宴、社交、文艺,大林看似在这个“都市上流社会”的场子里左右逢源,实际上却和星座一样,看上去聊得津津有味,谁又保证心里不暗暗来一句:嘿,都是骗人的!

  另一篇小说《小流放》似乎是都市生活的另一个样板。穆先生因为儿子要中考,一家人从三室一厅的宽敞房子搬进了学校附近狭小的“老破小”出租房,做起了中考苦行僧。尽管同在一座城市,生活质量却与以往天差地别,让穆先生生出一种背井离乡的感觉。妻子却觉得理所应当,这其中的道德基调是包含着两层“受难者的哲学”——父母为了考学的孩子,哪有资格享乐;儿子看到父母这么牺牲付出,一定会生出愧疚感好好努力。这种放弃自我的生活让穆先生有点喘不过气,可又无权反对。鲁敏用了个精妙的形容:“夫妻关系、父子关系、关系,十分地俭朴,像凑巧挤在同一屋檐下的一窝鸡。”憋闷中的穆先生开始研究这间房子曾经挤过的“鸡”。他像寻宝一样从各个缝隙里寻找前几任租户留下的痕迹,并猜测他们都是什么身份,有什么样的故事。他甚至开始角色扮演这些人,拿着这些人丢在出租屋的名片出去“冒名顶替”,用另一个身份跟陌生人聊天。他没疯,也不是恶作剧,这是他在紧绷的妻儿背后唯一能耍的一点小乐趣,也是生活的逼仄缝隙中唯一能透风的方法。其实想想谁不是呢?鲁敏笔下的这个典型家庭既是千万个陪考家长的生活写照,也是每个为了一个更合理的目的而放弃自我生活的中年人。鲁敏写出了他们在不得不的境况下,努力做的一点点看上去有些幼稚的挣扎:想挣脱掉这种生活,想过别人的生活,哪怕只有每天十分钟。

  这种异化感更强烈的是《铁血信鸽》。还是那个穆先生的故事:儿子考完试了,是彻底考完了,上了大学了,他按说该回到自己的生活了,可是却又处在一个不尴不尬的人生阶段,“他的社会属性,固定了,所谓的前程,不用抬眼皮都能看到结尾:安全抵达退休;而家庭生活,从这个秋季起,也变得极其单薄……”他觉得一切都“草木萧条、万物沉沦”。他醒得越来越早,睡眠越来越少,对上班越来越厌烦,妻子做的饭也越来越简单清淡,他找不到什么可以沉迷其中的爱好,甚至对妻子热衷的养生也提不起兴趣。至此,邻居家养的一群信鸽成了他生活中最关注的事。他从站在阳台上看鸽子飞,到主动去跟鸽子主人搭话,再到别人家近距离参观鸽子,终于想起从前年轻时的自己,就像天上翱翔的鸽子一样骄傲地盘旋,那么有趣、有生命力。鲁敏借穆先生的口说出了或许是许多人的惊恐,“他怀疑自己的整个大半生,所过的都是公共的、他人的、典型化的物质生活,他从来就没有过真正自由的意志”,紧接问出那个或许所有人都问过的问题:那个自己,是什么时候死的?一下子死的还是慢慢死的?许多瞬间他灵魂穿越到了信鸽身上,信鸽才由此“铁血”起来。

  这本小说集里没有幸福的人生,没有甜蜜和成功,大部分主角都是不得意、不得志、或边缘或弱势、勉力活着的小老百姓603883股吧);这里浸润着都市的孤独、疏离,生存的困境、精神的疑难,以及人内心深处的荒凉与苦涩。正如鲁敏所说:“小说家就是在放生活的鸽子。我们不是在过生活,而是以虚构的名义在解构和冒犯生活。”

最火资讯

首页 | 浩瀚新闻 | 热点追踪 | 投资理财 | 休闲旅游 | 都市情感 | 财经消费 | 城市资讯 | 今日在线 | 商业营销 |免责声明

Copyright2008-2022 浩瀚新闻网 www.hnshizhiyuan.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: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

电脑版 | wap